秋炎68 / 飛花令 / 飛花令里讀詩詞——風

   

飛花令里讀詩詞——風

2020-04-06  秋炎68

最早見于甲骨文。風,本義是一種因氣壓分布不均勻而產生的空氣流動的現象。

《說文》:風,八風也。

東方曰明庶風,東南曰清明風,南方曰景風,西南曰涼風,西方曰閶闔風,西北曰不周風,北方曰廣莫風,東北曰融風。

風動蟲生。故蟲八日而化。從蟲,凡聲。凡風之屬皆從風。

勝日尋芳泗水濱,無邊光景一時新。

等閑識得面,萬紫千紅總是春。

——朱熹《春日》

田家少閑月,五月人倍忙。夜來起,小麥覆隴黃。婦姑荷簞食,童稚攜壺漿,相隨餉田去,丁壯在南岡。足蒸暑土氣,背灼炎天光,力盡不知熱,但惜夏日長。復有貧婦人,抱子在其旁,右手秉遺穗,左臂懸敝筐。聽其相顧言,聞者為悲傷。家田輸稅盡,拾此充饑腸。今我何功德,曾不事農桑。吏祿三百石,歲晏有余糧。念此私自愧,盡日不能忘。

——白居易《觀刈麥》

西吹老洞庭波,一夜湘君白發多。醉后不知天在水,滿船清夢壓星河。

——唐珙《題龍陽縣青草湖》

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飛雪。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。散入珠簾濕羅幕,狐裘不暖錦衾薄。將軍角弓不得控,都護鐵衣冷難著。瀚海闌干百丈冰,愁云慘淡萬里凝。中軍置酒飲歸客,胡琴琵琶與羌笛。紛紛暮雪下轅門,風掣紅旗凍不翻。輪臺東門送君去,去時雪滿天山路。山回路轉不見君,雪上空留馬行處。

——岑參《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》

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巖中。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

——鄭燮《竹石》

春風送暖入屠蘇是好,吹來了光、吹來了暖,吹綠了江南的彼岸、吹響了燕子的你呢喃,吹皺一池春水——

風乍起,吹皺一池春水。

閑引鴛鴦香徑里,手挼紅杏蕊。

斗鴨闌干獨倚,碧玉搔頭斜墜。

終日望君君不至,舉頭聞鵲喜。

——南唐·馮延巳《謁金門》

忽然刮來風吹皺了池塘的水,也將詞中女主人公的心吹得動蕩不安,起伏不平靜。春回大地,萬象更新,丈夫遠行在外,女主人公孤獨一人,不由產生寂寞苦悶。

細細品讀這首詩,不免被最后一句吸引。

《開元天寶遺事》記載:“時人之家,聞鵲聲皆以為喜兆,對于她來講,最大的喜事就是心上人歸來吧。喜鵲的再次鳴叫,于是,無須過多語言,只這一句“舉頭聞鵲喜”就夠了,詞如池塘的漣漪,波折不停,最后掀起了一個較高的波浪,定住作結,婉轉含蓄,耐人尋味,稱此句為本詞的畫龍點睛之筆不為過。

于此有異曲同工的便是李易安的《醉花陰》了——

薄霧濃云愁永晝,瑞腦消金獸。

佳節又重陽,玉枕紗廚,半夜涼初透。

東籬把酒黃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

莫道不銷魂,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。

——李清照《醉花陰》

中國人總是講究含蓄、講究詩意、意境,把深深的思念藏在字里行間、舉手投足間,深閨少婦思念遠在他鄉的丈夫,聽到喜鵲鳴叫便心生歡喜。與此相比,李易安倒是豪放,賞花、喝酒,但再逍遙快活也難免思念成疾,人比黃花瘦。思念是根棉線,一頭是遠在他鄉的人而,另一頭是守在家中盼望團圓的人。她想他,遠在他鄉的人兒也有心中的牽掛——

吳地桑葉綠,吳蠶已三眠。我家寄東魯,誰種龜陰田?春事已不及,江行復茫然。南風吹歸心,飛墮酒樓前。樓東一株桃,枝葉拂青煙。此樹我所種,別來向三年。桃今與樓齊,我行尚未旋。嬌女字平陽,折花倚桃邊。折花不見我,淚下如流泉。小兒名伯禽,與姊亦齊肩。雙行桃樹下,撫背復誰憐?念此失次第,肝腸日憂煎。裂素寫遠意,因之汶陽川。

——李白《寄東魯二稚子》

行行重行行,與君生別離。相去萬余里,各在天一涯。道路阻且長,會面安可知。胡馬依北風,越鳥巢南枝。相去日已遠,衣帶日已緩。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顧反。思君令人老,歲月忽已晚。棄捐勿復道,努力加餐飯。

——《行行重行行》

有相思。是因為有離別。

千里黃云白日曛,北風吹雁雪紛紛。莫愁前路無知己,天下誰人不識君。

——高適《別董大》

相見時難別亦難,東風無力百花殘。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干。曉鏡但愁云鬢改,夜吟應覺月光寒。蓬山此去無多路,青鳥殷勤為探看。

——李商隱《無題》

碧云天,黃花地,西風緊,北雁南飛。

曉來誰染霜林醉?總是離人淚。

——王實甫《長亭送別》

人是社會性動物、社會性的人,社會性是社會性動物的意識的表現,它使社會內部個體的生存能力遠遠超過脫離社會的個體的生存能力。

社會性主要包括這樣一些特性,如利他性、協作性、依賴性、以及更加高級的自覺性等。

你聽——

花開不并百花叢,

獨立疏籬趣未窮。

寧可枝頭抱香死,

何曾吹落北風中!

——張思肖《寒菊》

東風滿天地,貧家獨無春。

負薪花下過,燕語似譏人。

——羅與之《商歌》

春花秋月何時了?往事知多少。

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

問君能有幾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——李煜《虞美人》

紅酥手,黃縢酒,滿城春色宮墻柳。

東風惡,歡情薄。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

錯、錯、錯。

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

桃花落,閑池閣。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

莫、莫、莫!

——陸游《釵頭鳳》

鄭思肖的菊花令人敬佩,在過了好久之后的今天,呼呼的“北風”依然讓人瑟瑟發抖!

羅與之的《商歌》極有意思,以五行學說來看你,商主西方之音,與秋之肅殺相照應,但詩中描繪的確實春景,那為什么是“商歌”呢?細思極恐:對于窮苦人家而言,春天卻還是像秋天般蕭瑟凄涼。以此看,這詩所用的對比至少有三回,一是詩題秋與詩里春的對比,二是春滿天地與獨無春的對比,三是「負薪」與「花下」的對比。

唐后主的無奈、美好時光的流逝與懷念豈不正是生活?

陸游唐琬揪心的愛情,他詞中來自母親的“東風”吹落了灼灼之桃花。

東風、西風、南風、北風隨他去吧,任爾東西南北風!說不定還能——胡了。走,跟著蘇東坡去看幽美寧靜的初夏美人:

綠槐高柳咽新蟬。薰風初入弦。碧紗窗下水沈煙。棋聲驚晝眠。微雨過,小荷翻。榴花開欲然。玉盆纖手弄清泉。瓊珠碎卻圓。

——蘇軾《阮郎歸·初夏》

譚論古今,讓歷史告訴未來,讓歷史照亮人生。

平臺聲明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
    必威体育下载